笛符文学
首页 >> 历史古言 >> 玉无香
玉无香

玉无香

分类:历史古言
最后更新:2021-11-24 09:09:46
最新章节:

小说《玉无香》简介:

温二姑娘美貌无双,人们提起却要道一声叹息,只因她生来是个哑子。谁知有一日,从墙头掉下砸在靖王世子身上的温二姑娘突然开口说话了。

  夜深了,长春街冷冷清清,只有一些店铺屋檐下垂挂的红灯笼散发着微弱光火,给屋顶路边的积雪平添几分暖色。

  温好一身黑衣,脚步轻盈走在积雪未融的青石板路上,走走停停,小心环顾,进了脂粉铺子旁的一条小巷。

  小巷狭长幽深,静得令人心悸。

  温好在一处民宅前停下,轻轻叩了叩门。

  门才敲响,就被拉开了。

  门内女子眼神急切,一把抓住温好手腕把她拉进来。

  一进屋,女子就跪扑在温好身上失声痛哭:“二姑娘,婢子万没想到您还活着!”

  温好睫毛轻颤,轻轻拍了拍女子肩头,从袖中抽出一方折好的纸笺递过去。

  女子起身,颤抖着手把纸笺接过,打开来凑着烛光看清纸上的话:莲香,我大姐是怎么死的?

  莲香看到这句话,泪又涌了出来:“二姑娘,我们姑娘她——”

  温好咬唇压下心中急切,纤细手指用力戳在那个问题上。

  京城中这个圈子的人都知道,侍郎府温家的二姑娘生来便是个哑子。

  莲香忙擦了擦泪,说起来。

  “那日姑爷带姑娘出门,到傍晚才回来,姑娘进了内室就没再踏出房门。夜里小荷起夜,发现姑娘悬梁自尽了……白日里是小荷陪着姑娘出去的,婢子逼问她是怎么回事,小荷说——”

  温好死死盯着莲香,等她说下去。

  莲香脸色雪白,深吸一口气,艰难吐出后面的话:“小荷说……姑娘可能被别的男人轻薄了……”

  温好双手撑住桌面,好一会儿才压住排山倒海的怒火,指了指纸,又指了指自己的口。

  莲香会意,奈何家中没有纸笔,灵机一动取来一盒唇脂。

  温好以指尖蘸取唇脂,直接在桌上写道:“谁?”

  莲香摇了摇头,声音哽咽:“小荷不知道是谁,也没瞧见那人面貌,只是从姑爷言语举止感觉那人身份不一般……之后姑娘自尽的消息传开,天还没亮小荷就殉主了。婢子知道小荷是被灭口的,趁着混乱逃出了伯府,从此隐姓埋名在长春街谋生……”

  温好胸前起伏,怒火在胸膛灼烧。

  三年前,她就是察觉父亲与继母的龌龊打算才逃出温府那个虎口,没想到已经出阁的大姐与她遭遇如此相似。

  “对了,二姑娘,三年前温府来报信,不是说您病逝了吗,您怎么——”

  温好蘸着唇脂继续写道:“有人害我,我逃了……”

  莲香掩面而泣:“姑娘当时怀有身孕,接到信后不能回去,后来伤心之下小产了。一开始姑爷还算体贴,时日久了就对姑娘冷淡起来……”

  温好一动不动听莲香讲着,直到案上烛台积满烛泪。

  “二姑娘,您要去哪儿?不如留下与婢子同住吧,以后让婢子服侍您。”莲香追至院门口。

  温好摇了摇头,因为口不能言,没有解释,轻轻推门走了出去。

  寒风扑面而来,夹杂着细碎的雪粒子。

  又开始落雪了。

  她回头摆了摆手,示意莲香关门回屋,快步离开了巷子。
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