笛符文学
首页 >> 修真穿越 >> 枭雄入赘后
枭雄入赘后

枭雄入赘后

分类:修真穿越
最后更新:2021-11-18 11:04:35
最新章节:第 22 章

小说《枭雄入赘后 》简介:

城主之女,富甲一方,婢子环绕,奴仆无数。上辈子过劳死的楚熹很满意自己的新身份,她原以为可以安心躺平,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、找个大帅哥倒插门的好日子。万万没想到四处都在打仗,眼看着就要打到她家地头上了。老爹哭诉:“敌军凶煞,若此刻不降,他日必将屠城!”楚熹问道:“降呢?”老爹答道:“楚家满门自缢,可保城中百姓。”《格局》楚熹还不想死,她扛起铁锹,振臂一呼,全城百姓皆来挖坑。地道战,游击战,城门底下埋炸弹。想破城而入,做你的春秋大梦!*反贼之首薛进率领三十万英雄豪杰,一路攻城略池,战无不胜。也万万没想到卡在了小小的安阳。探子来报,说那狗日的楚熹正在城门上熬煮粪水,放话要给薛军补补身子,导致三十万英雄豪杰各个萎靡不振。这样下去仗还怎么打?薛进一琢磨,不行求和吧,倒插门也没什么。后来薛进地盘越来越大,手底下英雄越来越多,已然雄霸一方。谋士请他登基为帝。薛进很苦恼的问:“我如今是楚薛氏,怎么称帝?”谋士答道:“若想称帝,需先和离。”*阅读指南*原配变小三,追妻火葬场――男主爹宝女,恋爱脑,天然渣――女主一杯茶一包烟,两千字写一天――菊菊【接档文《宗门大师姐穿成庶女小可怜》】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万千宠爱集一身的灵剑宗大师姐,竟一朝穿越成了六品京官家的小庶女。黎欢:“论成败人生豪迈,大不了从头再来。”眼下问题是,灵气呢?妖魔鬼怪呢?魑魅魍魉呢?修真门派都哪去了?啥都没有,唯有大宅院里数不清的鸡零狗碎。黎欢:“宅斗是不可能宅斗的。”我欲修仙!法力无边!*京城人尽皆知,黎家出了个怪胎,今日要炼丹,明日要辟谷,后日要外出云游,让她去祠堂罚跪,她神神道道的盘膝打坐,实在是一身反骨,无药可救。黎大人扬言要打死她以正家风,拎着棍子追了五条街,愣是没追着,只得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无能狂怒。“有种你再也别回来!”都以为这小庶女被逐出家门必定下场极惨,不承想她转头进了云沧观,摇身一变成了道长的祖师爷,连老皇帝都对她毕恭毕敬,将她的话奉为金科玉律。满朝文武没有不背地里骂她的。“这祸国奸佞!看她猖狂到几时!”后来,老皇帝驾崩,新帝登基。思及新帝潜邸时曾言“大权在握之日必杀黎欢”,百官纷纷上奏,恳请新帝以国事为重,切莫太在意那些,私人恩怨。新帝并未看奏折。他端着一碗红烧肉,站在黎欢修炼的静室外。“要不,明日再辟谷吧。”“两顿没吃,国师不饿吗?”门开一道缝,伸出一只手,接过红烧肉。女子声音又娇又冷:“滚。”

城主之女,富甲一方,婢子环绕,奴仆无数。上辈子过劳死的楚熹很满意自己的新身份,她原以为可以安心躺平,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、找个大帅哥倒插门的好日子。万万没想到四处都在打仗,眼看着就要打到她家地头上了。老爹哭诉:“敌军凶煞,若此刻不降,他日必将屠城!”楚熹问道:“降呢?”老爹答道:“楚家满门自缢,可保城中百姓。”《格局》楚熹还不想死,她扛起铁锹,振臂一呼,全城百姓皆来挖坑。地道战,游击战,城门底下埋炸弹。想破城而入,做你的春秋大梦!*反贼之首薛进率领三十万英雄豪杰,一路攻城略池,战无不胜。也万万没想到卡在了小小的安阳。探子来报,说那狗日的楚熹正在城门上熬煮粪水,放话要给薛军补补身子,导致三十万英雄豪杰各个萎靡不振。这样下去仗还怎么打?薛进一琢磨,不行求和吧,倒插门也没什么。后来薛进地盘越来越大,手底下英雄越来越多,已然雄霸一方。谋士请他登基为帝。薛进很苦恼的问:“我如今是楚薛氏,怎么称帝?”谋士答道:“若想称帝,需先和离。”*阅读指南*原配变小三,追妻火葬场――男主爹宝女,恋爱脑,天然渣――女主一杯茶一包烟,两千字写一天――菊菊【接档文《宗门大师姐穿成庶女小可怜》】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万千宠爱集一身的灵剑宗大师姐,竟一朝穿越成了六品京官家的小庶女。黎欢:“论成败人生豪迈,大不了从头再来。”眼下问题是,灵气呢?妖魔鬼怪呢?魑魅魍魉呢?修真门派都哪去了?啥都没有,唯有大宅院里数不清的鸡零狗碎。黎欢:“宅斗是不可能宅斗的。”我欲修仙!法力无边!*京城人尽皆知,黎家出了个怪胎,今日要炼丹,明日要辟谷,后日要外出云游,让她去祠堂罚跪,她神神道道的盘膝打坐,实在是一身反骨,无药可救。黎大人扬言要打死她以正家风,拎着棍子追了五条街,愣是没追着,只得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无能狂怒。“有种你再也别回来!”都以为这小庶女被逐出家门必定下场极惨,不承想她转头进了云沧观,摇身一变成了道长的祖师爷,连老皇帝都对她毕恭毕敬,将她的话奉为金科玉律。满朝文武没有不背地里骂她的。“这祸国奸佞!看她猖狂到几时!”后来,老皇帝驾崩,新帝登基。思及新帝潜邸时曾言“大权在握之日必杀黎欢”,百官纷纷上奏,恳请新帝以国事为重,切莫太在意那些,私人恩怨。新帝并未看奏折。他端着一碗红烧肉,站在黎欢修炼的静室外。“要不,明日再辟谷吧。”“两顿没吃,国师不饿吗?”门开一道缝,伸出一只手,接过红烧肉。女子声音又娇又冷:“滚。”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