笛符文学
首页 >> 修真穿越 >> 左道旁门意修人
左道旁门意修人

左道旁门意修人

分类:修真穿越
最后更新:2021-11-19 09:17:21
最新章节:

小说《左道旁门意修人》简介:

日落跌进昭昭星野,人间忽晚,山河已秋。月望探出熠熠星河,岁月漫长,苍生翘首。黎明大地,黑暗已临,曙光又在哪里?爱恨情仇,家国天下。孰轻孰重,孰是孰非?“不器,仙之修者,众生为民,切务牢记!”“父亲,孩儿不懂。”“不懂便记着,日后自然就懂了。”--------------------书友群:1147720953

  吴树依依吴水流,吴中舟辑好夷游。

  姑苏,淀山湖畔。

  江南水乡,河流星罗棋布。

  这里的小镇,街道和河流并行。

  些许背着箩筐的行脚商贩在宽街窄巷间穿行,时不时遇到些无法通行的地方,就只好招手作揖,请好心人渡自己过去。

  这里的小石桥大都极窄,纵横交错。

  这桥面,玲珑娇小至极,随着河流的分布,或横或竖。

  其中桥洞,或圆或方,错落有致。

  宛如一把大锁将街边小河紧紧地锁住。

  稍微富庶些的商贾,会请上一两个艄公船女,搭乘舟楫,沿着小河缓缓前行。

  全镇桥街相连,依河筑屋,小船轻摇,绿影婆娑。

  动静相宜间,宛如一幅画卷,当真美极。

  此时在一座桥面下,有两个妇女正拿着棒槌敲打浆洗着衣物,被这些生活琐碎事情压弯了脊梁,她们并不觉得眼前的景到底有多美。

  “……十余年前莲花坞那一把大火,真是把咱的好日子烧没了。”

  “可不是,一群圈地为王的贼子,霸占了莲花坞,自称什么连环坞,搜刮来的银钱全拿去修水寨了,何时管过我们寻常人家的死活。”

  说着话,这名妇人就指了指河水和与河岸相连处,河岸线那里,满满都是与水草纠缠的污秽之物。

  “看着这些腌臜物,这些衣衫哪里还有心思洗得下去了?洗干净了也是脏的。”

  另一名妇人顺着她的手指望去,不由得有些唏嘘。

  “……其实,这些小石桥,至少是他们建的,还有这些街道,以前可没这么宽,总归……也算方便了我们。”

  十余年前,这里的百姓生活在这恬静惬意的水乡小镇上,无论做些什么,都会是带着笑的。

  这一切,都离不开姑苏聂氏的莲花坞。

  谁承想,如此亲善百姓的宗门,竟然出了聂铮那样的大魔头,害惨了聂家满门,连累了姑苏百姓。

  他自己,更是在罗霄山上,尸骨无存。

  这样的对话,在这名为贞丰的小镇上,时不时都会有。

  让人也分不清,这些百姓到底是在怀念,还是在庆幸。

  微风拂柳叶翻飞,晨光微煦春水皱。

  本该温馨的场景下,却出现了一些鬼祟的身影,就在那两名妇人的上方一座小木屋旁,一闪而逝。

  此时,在这座小镇正中的一间木屋内,有一个灰袍年轻人盘腿而坐,脑袋低垂,四肢也显得有些瘫软,一动不动,显然是受人所制。

  在他的四周,则坐着四个身着淡蓝色制式衣服的男子,胸口纹着几叶扁舟。

  这几个蓝袍男子时不时将窗户开启一条缝,打量日头的走向。

  “这引魂入体的法子,确定行得通吗?”

  “这可是聂大魔头的傀儡术,怎会行不通!”

  说着,就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来,上书四个大字《奇门妙法》。

  言下之意,很是相信这本册子。

  原本他的三名同伴还信服几分,此时看了这本手册,顿时面面相觑起来。

  这是聂铮死后留下来的笔记,原本是修行中人争相抢夺的宝物,可是引起数场腥风血雨后,这本手册几经易手,终于失去了神秘感。
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