笛符文学
首页 >> 历史古言 >> 后汉长夜
后汉长夜

后汉长夜

作者:十年卧雪
分类:历史古言
最后更新:2021-11-26 09:11:33
最新章节:

小说《后汉长夜》简介:

多年以后,齐王府的檀香床榻上,权倾朝野的穿越者梁祯在回顾自己的一生时,最为留恋的,不是独断纲常的建安年间,不是匡扶汉室的中平时代,而是持戟戍边的光和岁月。尽管,在这短短数年中,他几度命悬一线。

  自打出了临渝后,便是一片连绵的雪景,由山境直延伸至不远处的平原,尽是一片银装素裹,白雪皑皑,倒是与那棉花般轻柔的云朵遥相呼应。

  雪景止于一座自地平线下而升起的夯土墙,这墙高两丈,周长六百步(注1),是一座标准的方城,这就是辽西郡最北的一座城池——令支县县城所在地。

  令支县依例,在城池正中设有县衙一处,但由于地处边塞,这县衙修得也是十分坚固,三进厅堂,每进之间,都有重重设障的墙壁,厚实的墙壁上,却也布满箭眼,防守不可谓不森严。如此设计,便是为了,在城墙被突破时,县令也可收拢残兵,据衙固守,以待郡兵相救。

  但这令支县衙,也仍非城破后据点固守的首选之地。这首选之地,位于令支西北的一座小山坡上,山坡上,修着一圈三丈高的青石砖墙,青石砖墙的每一只拐角上都筑有一栋高大的箭楼,箭楼上,日夜均有手持强弓劲弩的壮士守备,俨然一副关防要塞的模样。

  但这戒备森严的堡垒,却是一栋私宅。宅子的主人,复姓公孙单字名奋,乃令支县第一大家,即使放在整个辽西郡,也是排的上名的豪右。

  青石砖墙后的大宅,占地以顷来计算,前院虽阔落,却有数堵高有两丈的砖墙盘亘其中,形如迷宫,砖墙之中,不乏机关陷阱。出了迷宫,前面的景色,也是为之一变,但见那前庭客堂,雕栏玉砌、底阔顶尖,形如春笋;流金闪烁,蟒饰飞檐。即有边地的雄浑,又不失内境的精巧。就是与那京城的众多名楼相比,也是不遣多让。

  “啪”一声粗鲁的拍桌声,硬是扰了这园楼的清雅,再一声“废物!”更是令人心生怒意。

  而做出这等煮鹤焚琴之事的人,名为公孙贵,乃公孙奋族侄,现任令支县县尉。其人满脸横肉,眉毛浓粗,一身黑色的袍服,袖子上戴着护手,他刚才这用力一拍,这张精美的雕花木桌桌面上,便出现了一道浅浅的裂纹。

  而那个惹着他的人,早已吓得瘫倒在地上,嘴唇颤得跟筛米似的,却是一丝声音也说不出来。

  “休得无礼。”坐在客厅正中,首位上的公孙奋瞪了这个鲁莽的族侄一眼,“先下去。”

  那个人如蒙大赦,连声认罪后,就没影儿了。

  “哼,二十多人,去杀四个人,竟然都还能失手!”公孙贵气犹未消,只是看到公孙奋正盯着自己,才悻悻地闭上了嘴。

  “均之,你看这?”公孙奋一脸赔笑地看着坐在自己右手侧的那个表字叫均之的人。

  这人三十来岁,虽只套着一身青色襕衫,头扎一方蓝色旧纶巾,但却依然掩不住那自然流露的文翰之气,别看他穿得朴素,可身份却是一点也不“卑贱”,他就是代天子守牧令支县的令支县长崔平,此番如此穿着,只不过是不想被人认出身份,再多几句市井流言罢了
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