笛符文学
繁体版
首页 >> 办公室隐婚
办公室隐婚

办公室隐婚

作者:轻黯
分类:都市小说
最后更新:2020-08-02 15:56:58
最新章节:117、117

小说《办公室隐婚》简介:

涂筱柠从小算过命,先生说她五行属火,克金,到金融行业会生财,且命中有贵人相助。可她进了银行三年财没来散的倒挺快,她就没信,直到遇见纪昱恒,诶?好像真的有贵人?第一次,贵人问她:“你是不是忘了什么?”第二次,贵人又问:“谢谢就完了?”第N次,涂筱柠说:“贵人,我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。”初中你是学霸校草我是无名学渣,再遇后我们关系很复杂――纪昱恒:“以后中午不要随便过来。”涂筱柠:“干嘛?怕说你潜规则啊?”纪昱恒扯回领带,“再乱动就请你出去。”“领导……”“你就站那儿,别靠近。”“领导~”“好好说话。”“哦,那老公,刚刚的口红好吃吗?”一句话文案:山海浮沉,泯然众生,我乃一介无名之辈,却此生有幸你是良人。学渣&职场小白vs校草&社会精英 职场夫妻+先婚后爱,很甜且欢乐,不甜就来砍我!

  涂筱柠今天很烦躁,因为玩吃鸡的时候总有微信跳出来。

  【你年薪大概多少?】

  还是相亲对象,她蹙眉快速回复。

  【我还没转正】

  【那你什么时候转正?】

  【要等机会,我签的是劳务派遣合同】

  “柠爷快来救我,嘛呢?!”

  同伴凌惟依在呼叫,涂筱柠赶紧切回游戏界面,就看到凌惟依挂了的画面,还没反应过来,自己也被98K崩了。

  “我靠!涂筱柠!”耳机里是凌惟依炸了的声音,差点把涂筱柠耳朵也炸了。

  “齐郁和他表弟不是还活着么?齐兄,成败就靠你了!”涂筱柠摘下一个耳机喝了口水,顺便切回微信,没再看到回复,就去刷朋友圈。

  然后她看到一条状态,一个呵呵的表情配上一段话: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。这年头,真是什么人都有脸出来相亲了。

  涂筱柠直接点开这人头像按了删除,又切到游戏界面,这回齐郁跟他小弟也挂了。

  “再战!”齐郁忿忿不平。

  “柠爷,这把请好好玩,兄弟们想进决赛圈。”凌惟依很诚恳。

  “好嘞。”涂筱柠把耳机戴好。

  这把涂筱柠靠着一把散弹枪,上来就打死两个人。

  “哥,这厮这局有点猛。”连齐郁的初中小表弟都惊到了。

  涂筱柠捡了一把UMP9冲|锋|枪,又解决了三个人,仿佛开局就成了她的主场。

  毒圈缩小,齐郁开车去接她。

  “上车上车,哥哥带你们兜风。”

  车上她换了把AKM步|枪,打死了两个过路人。

  “这般杀气腾腾,柠爷要带我们飞?”齐郁这下也惊了。

  “柠爷,你太猛了,猛得有点不正常。”凌惟依是她闺蜜,大学四年头对脚地睡,形影不离,齐郁是凌惟依的男朋友,两人从大一入学就好到现在,他俩也就成了死党。因为涂筱柠大大咧咧时不时做些霸气的事情,齐郁从大学就叫她柠爷,凌惟依有时也跟着叫,涂筱柠反常的游戏状态显然引起了凌惟依的注意。

  涂筱柠一边观察四周的情况,也没打算瞒着他们。

  “我把那人删了。”

  “谁?”凌惟依问

  涂筱柠懒得再说,继续调着手机镜头张望四周。

  “那警察?”凌惟依想起来了。

  涂筱柠第一次跟那人见面还是她陪着去的呢。

  涂筱柠没否认,凌惟依又问,“咋回事儿?”

  “应该是嫌我没正式编制。”涂筱柠还是觉得用冲|锋|枪顺手,换了回来。

  “哟,他嫌弃你?我还没嫌弃他呢,一小狱警,身高就比你高1厘米,微信名也好意思叫‘玉树临风’?”凌惟依语气很冲。

  “噗。”齐郁表弟忍不住笑了。

  齐郁也笑,“玉树临风?那我改天叫风流倜傥。”然后兄弟二人在语音里笑作一团。

  涂筱柠没理会这幼稚的两兄弟,跟凌惟依说,“别攻击人家职业,狱警很辛苦,而且又不全都像他这样。”

  “人品问题,我就纳闷呢,第一次见面,旁敲侧问你工作、你爸妈工作、家里几套房、什么时候买车?我想干嘛啊?我们女方还没好意思问呢,你跑上来调查户口啊?我看哪是出来相亲,就是出来钓富婆的,也不看看自己脸,真够大的。”

  听凌惟依这么激动,涂筱柠没把那人朋友圈的事再说出来。

  这把吃鸡倒是真进了决赛圈,但是凌惟依一直跟涂筱柠说话,分心之下又被人团灭了。

  “你们太菜了!”齐郁的小表弟表示很嫌弃,骂骂咧咧地退出了群聊,不玩了。

  齐郁正好也有事,凌惟依显然没了玩的心思,四人从游戏中解散,凌惟依换了微信跟涂筱柠语音。

  “没事啊,齐郁马上考事业单位,考上了让他给你介绍青年才俊。”

  涂筱柠发现水杯里没水了,起身出房门,“青年才俊可看不上我。”

  “谁说的,你就是太悲观主义。”

  “不,是这社会太现实。”涂筱柠打开房门就看到在拖地的母亲,两人对视了一眼,她总觉得母亲眼神不善。“好了不说了,我先挂了。”

  “好吧,下周有空一起吃肉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脚抬起来,没看见拖地呢?”果然,母亲来找茬了。

  涂筱柠赶紧抬脚。

  “这只也抬起来!”

  涂筱柠直冲进厨房。

  “嘿!你这死孩子,厨房刚拖好的你那脏鞋给我往里踩!”身后是母亲的高喝,“你说你,这么大的人了,还能做什么?休息日也不多看书学点东西,就知道玩打打杀杀的游戏,你还没意识到自己吃的亏?”母亲拎着拖把将她堵在厨房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