笛符文学
繁体版
首页 >> 角色扮演
角色扮演

角色扮演

作者:
分类:短篇女频
最后更新:2020-07-31 14:36:03
最新章节:设定一百三十一

小说《角色扮演》简介:

悲剧的单子魏车祸了,醒来后发现世界过了两百年,更悲剧的是,他仍然有花痴病。(花痴病:对握手、体见百度)“非常抱歉,我们无法医治你的病。”“等……等一下!现在连艾滋病都能痊愈了更何况区区一个花痴病!”“呵呵。”木有办法,单子魏只好重操旧业做一个安静的游戏工作者。但是,现在的游戏好像有点奇怪……【系统:亲爱的玩家,以下是你在本次游戏中扮演的角色设定。设定1:你喜欢和生人握手。设定2:你喜欢和熟人拥抱。设定3:你是个受。设定4:你是个受。设定5:重要的话要说两遍。】单子魏:……这游戏能玩!?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无法形容的)攻网游文,副本升级流。感谢乱花酱提供的花痴病灵感,本文的网游是烂作者自己瞎捣鼓的,所以见到者是逗逼”后无视以本文后期可能会神展开,非战斗人员注意撤离( ̄︶ ̄)/ 由于某颓是手残党,所以目前隔日更。

  设定一:主角车祸后总是大难不死

  “现在是什么纪年?”

  “地球83年。在公元2151年1月15日,地球联邦成立,于第一届全体会议上一致通过:废除公元纪年,改为地球纪年。”

  “目前的体制是?”

  “地球统一联邦政府。地球前85年——也就是公元2065年5月1日,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。战争持续85年,80%的城市被摧毁,世界重新洗牌,幸存者聚集于亚欧大陆,成立地球统一联邦政府。现任的联邦主席是希德.冯.俾斯麦。”

  “‘大事件’是指?”

  “地球19年,地球联邦的中央电脑建立,它基于摩尔定律,采用量子计算、可逆计算和纳米科技等技术,拥有1024bb的内存和100亿核的处理器。自此,以中央电脑为核心的‘地球管理体系’开始成型,于地球50年完成。”

  “它的名字是?”

  “盖亚。”

  “很不错嘛,那就稍稍增加一点难度——请你解释一下‘大全景’吧。”

  “……地球71年,研究院发表了一本名为《进化的出路:精神力》论文,引起了热烈反响。该文详细地介绍了人类的意念,认为随着脑域的开发、脑波的增强,人的意念将成为一股深不可测的力量——他们将那股力量称之为精神力,人类可以用精神力操控机械、操控物质甚至操控能量。该文描绘出一个‘大全景’:不久以后,人类将从机械文明进入精神文明。”

  “复习得很全面嘛~”

  提问者咧开嘴角,漂亮的笑容中透着一股子不怀好意。

  “最后一个问题——请问单子魏老先生,你现在多少岁了?”

  单子魏规规矩矩地坐在椅子上,他深刻了解对面那名穿着白大褂青年喜怒无常的性子。因此,即使对方摆明了在作弄他,单子魏也老老实实地给出了对方想要的答案:“233岁。”

  “bin~go!”

  提问的青年开始热烈地鼓掌,声音中洋溢着夸张的欢快和愉悦。

  “恭喜你,老爷子,你常识考核及格了——现在你可以从福利院滚出去了~”

  单子魏瞬间松了一口气,他前面的青年正是这所福利院的院长,虽然有一张天使面孔,但性格却恶劣如魔鬼。一年来的福利院生活切切实实地教会了单子魏:在这所福利院中,最不该得罪的就是眼前的院长大人。

  要说既不是孤儿也不是残疾的单子魏为什么会待在福利院里,这要从两百多年前说起。

  没错儿,两百多年前。

  在两百年前地球上一个不起眼的城市中,发生了一起不起眼的车祸。肇事人当场死亡,受害者被送去医院抢救,濒临死亡。以当时的科技水平来说,受害者是绝对没救了,因此,受害者那不愿痛失爱子的父母做出了一个决定:将濒死的受害者进行人体冷冻,直到分子修复技术可以有效地修复受害者损伤的生理结构为止。

  以上是院长拿着档案,对刚从冷冻休眠仓苏醒的单子魏,读故事般声情并茂地朗诵给他听的。

  刚刚“复活”的单子魏呆呆愣愣地听着,他只感觉是听天书一样——怎么眼睛一闭一睁,两个世纪就过去了?他居然活了下来,而且“活”到了两百年以后?

  说实话,单子魏真没想到父母会做出那样的决定,在他印象中,他一直都是父母甩不掉的包袱。一直以来对他不闻不问的父母竟然会为了让他活下去,花费极大的代价将他送入人体冷藏机构。一想到这个,单子魏就忍不住埋了脸,一边唾弃这样就哭鼻子的自己,一边又欢喜得只想流泪。

  ——原来,世界上还是有在乎他的人。

  因此,哪怕所有认识的人都不在了,所有熟悉的东西不见了,单子魏也决定尽力融入现在的世界,认真地活下去。然而两百年后的世界实在是太陌生了,幸好现在的制度非常完善,单子魏被送入福利院学习这个时代的常识,有了为期一年的缓冲时间。

  “叮铃——”

  “啊哈~我们的千金小姐来接你了。”

  院长拨了拨额前一撮挑染成红色的长发,笑容艳丽得近乎妖媚。

  “老爷子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啊,看在一年相处的情分上,不和我来一个大大的拥抱吗?”

  “!!!”

  单子魏噔噔噔地后退了几步,宛如一只看见狐狸流口水的肥兔子。

  “谢……谢你这一年来对我的……照顾!所、所以……拥拥拥拥拥抱什么的就免了吧——”

  看着院长踩着优雅的步伐不紧不慢地靠近,单子魏一边后退,一边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——他真的快要哭了。

  无论握手还是拥抱,这些对寻常人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行为,对单子魏来说却是致命的。

  可怜的单子魏有花痴病,任何他人带来的触碰,都会给予单子魏强烈的性.欲。更悲剧的是,即使他是“死”过一次的人,他仍然有花痴病。

  这个连艾滋病都能治愈的时代,却单单治不好一个花痴病。

  在单子魏背贴在墙上,即将被院长整个身影笼罩的时候,一个天籁之音传了过来。

  “院长,结束了吗?我来接扇子了。”

  院长用手肘撑在单子魏上方,抬头看向来者,长长的头发因他的动作划过单子魏的锁骨。单子魏抖了抖,捂着脸慢慢地、慢慢地蹲了下来,白皙的皮肤泛起一层粉红,如火焰从脖子一直烧到耳根。

  “叶夜,我正打算和老爷子来一个离别的拥抱呢。”

  叶夜看了看撑着墙邪魅狂狷的院长,又看了看捂着脸蹲墙角的单子魏,整个画面只能用“霸道总裁小娇妻”来形容——或许还可以加一个“事后”。

  “不过既然你来了,我也没兴致了。”院长说。

  院长一退开,单子魏立即连滚带爬地跑到救星身边,他拉起兜帽,掩饰红透了的耳朵。

  还好只是头发。单子魏在心中抹了一把汗和泪,锁骨是他最敏感的部位,如果真接触了肯定会完全兴奋起来,一旦被叶夜撞见……单子魏根本不敢想象那样的场景。

  “扇子,”叶夜叫着她给单子魏起的昵称,巧笑情兮。“好久不见。”

  “好、好久不见。”

  叶夜是单子魏在福利院唯一能自在相处的妹子,原因非常简单。单子魏瞅了一眼叶夜,女孩儿今天穿了一身黑色连衣裙,手上一如既往地戴着长长的黑手套——叶夜有严重的洁癖,单子魏有花痴病,两个犯病的人就这样凑在一起,组成了远离人群躲躲团,结下了深刻的革命友情。

  单子魏没胆告诉叶夜他有花痴病,叶夜一直以为他俩都是洁癖,因为都不喜欢进行肢体接触,所以他们相处得非常好。在半年前,叶夜被一个大家族收养了。听闻单子魏今天离开福利院,叶夜特意过来接送他。

  “院长,”叶夜向院长打了声招呼:“我带扇子走了。”

  院长的目光从叶夜移到单子魏身上,他将挑红的长发拨到耳后,咧开笑容。

  “来,老爷子,让我送你最后一程。”

  虽然听起来很恶劣,但长发青年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恶意,只有夸张式的愉悦。在院长的陪送下,单子魏跟着叶夜走出了福利院,那里已经停着一辆高级磁悬车。

  “老爷子,出去后去染个白发吧——这把年纪就不要装嫩了,老头就应该有个老头的样儿~”

  “……我会考虑的。再见了,院长。”

  院长站在福利院门口,看着单子魏和叶夜坐上了磁悬车,他的笑容仍是那般好看,好看得让路人频频瞩目,但同时也透着一丝让人不寒而栗的危险。

  “再见,老爷子。”

  院长微笑地目送磁悬车离开,他撩起刚刚扫过单子魏的发尾,放在唇边轻轻噬咬,笑得异常艳丽。

  “我们会再见的。”

  ***

  高档磁悬车中,一个洁癖一个花痴分坐两端。

  单子魏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,这一年来他的活动范围一直局限于福利院,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这个时代。

  粗粗看去,那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、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过去没有什么不同,但细看了就会发现,一切都变了。天空中悬浮着形如水母、拖着数条光纤的半透明悬浮物,地上每隔一条街,就会出现一颗垂着长枝条的“白树”。

  那并不是真正的树,不知什么材质的树干微微散着银白色的光,顶端垂下数不清的白色数据线,宛如它的“枝条”。时不时有人在“白树”下驻步,或是召唤一只“水母”下来,牵过其中一根“枝条”或“触手”链接到自己手腕的黑环上,输入着什么。

  “那是盖亚的节点。”

  叶夜的声音从旁边传来,怕是看见单子魏一直盯着“白树”和“水母”,故有所解释。单子魏愣了愣,过了一会儿才把叶夜说的名词和记忆中的术语解释联系起来。

  盖亚,以中央电脑为核心的地球管理体系。在科技发达的当今,对公共社会事业管理的不再是人类,而是中央电脑。以它为核心的地球管理体系就如同神话中的大地之母,不断地制造稳定状态,对破坏稳态的行为进行监制,同时联通、保存、共享着整个地球的信息。那无处不在的“白树”和“水母”,宛如中央电脑的触手和眼睛,交织成一张密密麻麻的网,将整个地球都裹了起来。

  由于某种原因,单子魏对这样被机械包裹有种难以言喻的恐惧。他回头看见叶夜拉开了左手套,正指着手腕上的黑环对他微笑。

  “以后扇子就要凭借这个生活了,你可以好好利用盖亚。”

  单子魏瞪着叶夜手腕上的黑环,不仅叶夜有,他也有——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有,这是现在人类赖以生存的证明:量子终端。它是地球管理体系的一部分,一个人的身份、财产、信息都记录在量子终端里。单子魏总觉得它像一只手铐,铐住了所有人。有了量子终端,盖亚可以在顷刻之间锁定地球上的任何一人。

  “这样被盖亚‘监视’……不觉得*权没有了吗?”

  听到单子魏的话,叶夜微微睁大眼睛,似乎有些错愕。

  “我们的*权并没有被侵犯呀。盖亚的核心是中央电脑,它是利用节点来捕捉信息的。”叶夜虚点着窗外的“水母”,“没有召唤,节点不会进入私人场所,它们仅仅分布在公共场所中。更何况,在中央电脑看来,所有的信息都是数据,它主要的工作就是对这些数据进行筛选,根据联邦宪章进行逻辑判断——对中央电脑来说,所有信息就只有‘违反联邦宪章’、‘没有违反联邦宪章’两种价值取向,不存在其他意义。”

  叶夜俏皮地眨了眨眼。

  “‘观看’我们日常的不是人类,不是有思维的生物,而是中央电脑,所以不用在意呀,扇子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因为是机械而不是人类,所以不用担心……吗……

  单子魏总是觉得不安。或许是因为他那个时代没有如此高科技的管理机制,所以才感到不自在吧。

  “对啦,扇子,今后你有什么打算?想要找什么样的工作?”

  叶夜的提问令单子魏转移了注意力,忽视了心中小小的害怕。叶夜的问题很关键,联邦给单子魏提供了一个月的单人住所和补贴,如果在这期间没找到工作,他将会被分配到资助区,与数十个人住一个大通铺……数十……人……

  不不不!冷静点单子魏,为了你和他人的贞.操,酷爱想想你能做什么!

  在21世纪,单子魏因为花痴病一直窝在家里做一个安静的程序猿,由于技术不错,收入也算可以。现在是地球83年,也就是23世纪,单子魏望着正在自动驾驶的高级程序,无语凝噎了。

  ——不是我不够专业,是世界变化太快。

  他那点技术在这个时代相当于在关公面前耍大刀,在爱因斯坦面前谈相对论,完全就是渣渣……

  看到单子魏精彩万分的脸,叶夜掩嘴而笑。

  “扇子,我记得你以前说过,你玩网游很厉害。”

  她向单子魏发出邀请。

  “那,扇子,你要不要来我的晓夜工作室?”